空窗
诶……好像不太会用 这里大概最多就……丢丢杂物 会非常雷 http://ask.fm/shiryou (姑且让我在这也放放(。))
 

《[问卷跨年]写手黑历史》

大家新年快乐(。

我觉得我好像以前做过但是找不到了……那也可能没有吧(

如果有人愿意看一下底下任何(你好像根本没有听说过的)作品,来找我玩呀(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宜昌鬼事-徐云风/孙六壬]前路

>>开头

  这是徐云风第二次到这个地方了。

  这很讽刺。
  古赤萧始终犹豫不定。张天然一直求而不得。
  徐云风这个说什么也不愿来的人,却来了两次。

>>结尾

  徐云风想要算出孙六壬有没有黯然悔恨,有没有深藏起的无助与愤懑,有没有深陷在绝望之中。
  但那寂寞并不沉重,她安稳地微笑着。
  他再一次承认,他实在是小看了孙家人。
  他叹息了一声,不再去嘲笑自己,与那些全然的真实发生过的事。
  他也不再回头。

>>最喜欢的部分

  “其实我早就知道的。”孙六壬也坐下来,“你想到了没有?”
  “那个时候即使不是你。”孙六壬说,“我也不会让他接替。”
  “妈的,孙拂尘骗我。”徐云风终于反应过来,“不是你不答应他。是他不答应你。”
  “我是最有资质的人。”孙六壬说,“他们都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早就知道,很小就知道了。”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报告老板-李柯男/孔莲花]少年时 

>>开头

  说实话李柯男那会亲她的时候,孔莲花是着了慌得。他们不是没接过吻……或许这么说也不大对,仔细想来确实意义上的接吻好像还真是没有,一般都是碰一碰额头碰一碰脸颊,或者蜻蜓点水般地碰一碰嘴唇。李柯男虽然常常会揽一揽她,然而其实正儿八经的牵手也没有过几次。

>>结尾

  “李柯男你哪根筋搭错了。”

  “你在看天,也不看我。天比我好看么。”

  “那你花样还挺熟练。”孔莲花翻了个白眼,开始编另一边的麻花。

  “那是,我可是铃兰一中排名第一的学霸。”

  “等我拿回全国第一啊。”李柯男抬手抚过孔莲花的头发,“给你报仇。”

  “滚犊子吧,别给自己插flag。”

>>最喜欢的部分

  她剥开糖纸把那半透明的糖塞进李柯男的嘴里,然后踮起脚,勾住他的脖子,去吻他。

  这个吻倾注了少女所有对于柔情蜜意的想象,她闭上眼,以最认真的表情和最沉醉的态度去对待这个蓝莓薄荷味的气息交换,以及,她的初恋。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去年啥也没写完,只有个游记……还是应付老师的作业

[原创游记]人人尽说江南好

>>开头

  阳历的六月末算不得太热,真正躁动的日头还未上来,算起来也不过是梅子黄时的时节,晴里头掺着雨,画乡那些半老不新的山里头水也没到干涸的季节。

>>结尾 

  后来我看到有一个老者在卖自己编的书,价格极为低廉,心中充满了想去问一问的好奇,终究是被人群挤散了,找不到去的路。

>>最喜欢的部分

  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中国画的写意与留白被消磨地简直一干二净。匆匆生长争先恐后似的,然而我想到了争先恐后,却忽然又觉得有些可爱了。

  几乎是一下子从俗气转化到了朝气的可爱。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碧血洗银枪-杜青莲/沈红叶]日下长安

>>开头

  杜青莲进了房门的时候沈红叶在写字。对方也没抬头,许是方写完了最后一笔,扬手翻腕,毛笔斜斜地就往门边掷去。

>>结尾

  日色尚好,天气却仍旧并未真正暖和起来。手指拂过一寸皮肤就起了一寸战栗,吻上去好似燃起细小星火。

  杜青莲顿了一顿,沈红叶倒好像打定了什么主意,也没有换个地方的意思。

  他们都还年轻的要命,要什么紧。

>>最喜欢的部分

  四公子两死一伤的消息一夜之间传遍江湖,杜家却并没看到大少爷的尸首,直至事了也只得到天马堂的公子冷着一张脸带的话,“邱凤城挖的坑,马如龙填的土,你们要扰便去扰。”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我真的是基本不写景………… 还要间隔半年以上的orzzzzzz  努力找了找,这能算吗……(。

>>[K-出尊]最末之初

      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草薙出云抬起头望着天空,天空碧蓝如洗,显得非常非常高,阳光也很好。没有任何晦暗的,阴翳的征兆。

>>[全职高手-邹/乐]你听见花开的声音

  四点多的天已经有些擦亮,像纸上没抹匀的蓝墨水,透出隐隐的白。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全职高手-昊远]一念之差

  邹远对唐昊推开浴室门这种事简直已经习以为常,他没有理会唐昊,还好唐昊也没有玩什么太过头的花样,比如站在门边看半天这种事,而是单刀直入过来同他接吻,他微妙地松了口气。
  花洒没关好,眼前被水渍洇着,他模模糊糊地回应唐昊的亲吻,嘴唇因为被水浸润过而显得柔软,唐昊的手撑在墙上,形成了一个禁锢的姿势,然而唇舌的动作却异乎寻常地很缠绵,几乎有点煽情。

 

>>[风铃中的刀声-花景因梦×柳伴伴]日光倾城

  无论花景因梦是一个怎样的人,她都是一个非常懂得人心的,非常懂得少女的心思和感情的女人。所以她理解她,也体贴她。
  柳伴伴伏在花景因梦的胸口,花景因梦亲吻着她的耳根。
  温柔而多情。
  柳伴伴想,这样一个人,难怪无论是女人还是男人都无法拒绝。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都很甜,那就选个最欢乐的吧,虽然也是往事终成过眼云烟   

>>[全职高手-全员]满嘴跑火车

  兴欣的据点快成了荣耀圈玩家的旅游胜地。你没去过兴欣怎么能算是去过H市呢。你没听说过兴欣怎么能算是玩过荣耀呢?

  兴欣战队成为名副其实的夕阳红战队之后,更进化为类似养老院、老人娱乐中心、退休人员休息处的存在。各级祖师爷坐镇于此,新人进门先烧几柱香。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往事终成过眼云烟×2

>>[全职高手-邹远单人]百花还在人去楼已空

  “哦。”邹远点了点头。“如果你听说过唐昊的话。”

  邹远顿了一下,环顾了一下这个房间,“我是他从前的队友。”

  男人看到他年轻的客人在走出店门后回过身,仰起头看了一眼,目光停留在高处。

  说不上难过悲伤。邹远收回视线,转身,抿了抿唇,只是觉得仿佛置身于漫无边际的空空荡荡中。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发现我只写过古龙风的意识流…………

>>[小李飞刀系列-路小佳中心]血光剑影

  他们对视着,凝视对方的眼眸。

  两个人是两块磐石,两个人又似两柄剑,出鞘的利刃。

  

  荆无命的剑距阿飞的咽喉还有半分,他的左肩已经有血沁出,沁在那不成剑的剑尖上。

  阿飞收剑,一字一字道,“你已经慢了。”

  他的眼神明亮锋利,唇薄而冷冽,缓慢而坚定地道,“杀人的剑若不可杀人。就不该拔剑。”

  荆无命忽而瞪视着阿飞,他的手上暴出青筋,眼神却死一般平静。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我一开始以为是狗血……觉得都好狗血,我竟无法抉择……但是我忽然去搜了搜 芭乐好像是无聊的意思……?

>>[银魂-桂小太郎×志村新八]买年货果然还是要两个人(写CP的时候我一时竟想不起来新八的姓(………………

  “桂先生?”

  没有回音。

  “啊列桂先生?”

  “八惠……”

  “啊列?”不管怎样请先放开我好么。

  “八惠……”桂小太郎抱着新八转了个身。

  “也许我会紧张也说不定……”

  你根本就是在紧张了啊你抱着我的手在发抖啊||

  “已经五年了你要走自己的人生的路啊和我一起走不是很好吗……”

  这台词好熟我在哪里看过吧绝对看过的

  “你就对给银时做家务那么单调的生活那么恋恋不舍么……”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被剑三搞的很生气所以做了一个问卷…………,一个 果然毫无进步的我(。

回顾的时候只想说感谢大家看了我那么烂的(ry(尽管看到的人不多也(ry,虽然如此我写的还是越来越少了(……

还有真是被全职占据了许多(ry


评论
© 空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