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窗
诶……好像不太会用 这里大概最多就……丢丢杂物 会非常雷 http://ask.fm/shiryou (姑且让我在这也放放(。))
 

《[宜昌鬼事/徐王徐]一个试阅&本宣》

转过来随便打个广告……(虽然也没啥意义( 大家去看原作哇!

回头草:

*全员存活,强行HE

*R18

*徐王徐互攻注意,第一人称注意

*懒得考据……,有私设有Bug

*基本上应该是无料,但也可能因为太羞耻了不好意思随便发,那就帝都国产O一份一块钱

*很短的,发完就放全文

*以上基于国产O能够搞出来……搞不出来就随便放放啦_(:з」∠)_

我在削一个坑坑洼洼的苹果,看苹果皮掉在盘子上,收音机里咿咿呀呀唱着戏。王八比我以为的更坚韧,大概也不是,他这个人,和我不一样。明明也是软弱畏缩的,但还是要逼着自己往前走。他也许想体会赵先生的痛苦,也许还是对听弦有肖想——这更不可能。

我们还能对什么有肖想。

窗台上有一阵丁零当啷的响声,王八被惊醒过来,盖在身上的毯子有多半掉在地上,他扯了扯,我把那个坑坑洼洼的苹果扔给他。起身拿了一袋牛奶,去喂猫。

这小东西是只不太纯的黑猫,很早就来了,大概也就是我们来这后没有几天。乒呤乓啷地把搪瓷盆全摔地上,然后窝在小窗台上,人来了也不怕也不跑,连只猫现在都不怕我了。我看得有趣,把手上的二锅头倒了一瓶盖,放它面前。它也不认生,低着头咪咪呜呜地舔,然后醉过去似地眯着眼,那会儿是个很好的晴天,这房子朝向也好,我看着它都犯困起来。

它隔三差五地来串串门,我手头有什么就给它什么,后来王八索性买了箱牛奶,其实我们哪知道猫爱吃什么——想来这猫大概也不是普通的猫我更是懒得高兴管它爱吃什么。但王八向来不由着我胡闹,或者由着我胡闹,但他不胡闹。

它也不进屋,天冷下来了也还是就趴在窗台上,要多想一想说不定会觉得是什么来监视我们的。倒是会挑天气,晒太阳晒的心情舒畅,它这点看得很准,要是雨天我才不会出来。

就算真是还对我们的存在——这个话讲的还是矛盾的,理论上我们已经不存在了,心存不满,那我也不怕了。怕大概还是怕的,我们连着几个月不敢出门,其实不出门也没有什么用,虽然是邓家的宅子,说穿了仍旧是纯粹的自我安慰。但那种虚无的恐惧从骨子里透出来,让人不知道在怕什么,但还是怕。

到后来就是没有必要出门了,我守着他,跟当初守着赵先生一样。这也不太对,王八要听我心里是这么比方,肯定当时就要揍我。

我们那最后一仗,打得近乎耍无赖,但最后他们还是妥协了,而且出现了一个几乎不可能的局面,然而这局面还是出现了。术士最终还是会越来越少的,直至消亡,也许几十年,也许一两百年,不可能再撑过几个甲子了,他们同意了,他们并不在乎这点时间。

这下好啦,我们互相守着。

猫喝完牛奶,打了个哈欠,甚至还伸了伸懒腰,摇摇晃晃地跳下窗台,走了。

我回头看见王八,他已经起来了,靠着墙在吃苹果,看上去有点恹恹的。

这是他入诡道的代价,有一两缕魂魄,祭出去了就是祭出去了。


 
评论
热度(15)
  1. 空窗回头草 转载了此文字
    转过来随便打个广告……(虽然也没啥意义(
© 空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