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窗
诶……好像不太会用 这里大概最多就……丢丢杂物 会非常雷 http://ask.fm/shiryou (姑且让我在这也放放(。))
 

《[出多出]Kissing Day》

其实就是国际接吻日的ASK段子啦orz

没有扩充   just……改了改错别字和病句(。


“草薙哥。”十束多多良双腿叠在一起,盘腿坐在沙发上,左手搭着右腿,而右手肘曲起来抵住膝盖,身体向左倾斜着,最后将下巴抵在手心上把脑袋的重量交给手掌。
保持着如上的狂放随和但怎么看都觉得会在十分钟后站不起来的姿势的十束多多良歪着头,眯着眼睛看着辛勤擦拭着[删除]受到过HOMRA毛毛躁躁的成员们的摧残但依旧养活着他们的[/删除]吧台的草薙出云,“草薙哥今天果然也是那么帅气啊。”
十束多多良发出了转换成文字后简直大概会在句尾加个星号的由衷的赞美。
草薙出云对十束多多良的语出惊人或者真心实意都习以为常,微微抬了抬眼皮给了十束一个“即使你很无聊,夸奖我就收下了。”的眼神。

“说吧,你又在想什么。”草薙出云在把杯子从酒柜里拿出来的时候,像是随意地回应期待值那样开口。
“哦呀草薙哥真是不近人情呀。”十束多多良满意地抱怨了起来。
虽然大致可以猜到会是什么,但也无法确定。
砸彩蛋那样吧,大概就像是。
又是怎样古怪的surprise呀,当然草薙出云也没有幼稚到会因此而去回避视线或者观察行为什么的。
“敲钟了哦。”
十束毫无意义地感叹了一声,包括那个被他搜罗来的老式大钟本身其实也毫无意义——除了会在半夜响起足够让人惊醒或者规律得让人犯困地带着金属蜂鸣的沉闷声音之外。
草薙出云捻灭了嘴里叼着的烟。
十束多多良忽然以惊人的速度,他的腿居然没有麻,出现在了隔着一个吧台的草薙出云面前,手撑着充满了历史痕迹的实木硬面,碰了碰他的嘴唇。——简直一反常态地像个小女生似的,之后他恐怕会说上这么一句作为笑料。

钟声响了最后一下。

“在国际接吻日过去之前,向草薙出云先生献上真爱之吻·成就达成!”
现在宣传的法子越来越多啦,曾经受过恋爱之苦的草薙出云并没有吐槽这点。
他只是,就着拿在手上的玻璃杯顺手敲了敲十束多多良的头。                  

Fin

 
评论
热度(5)
© 空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