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窗
诶……好像不太会用 这里大概最多就……丢丢杂物 会非常雷 http://ask.fm/shiryou (姑且让我在这也放放(。))
 

《腿腿 剑三的……》

他恐怕早就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见到对方的了。
反应慢,总是犯些愚蠢的错,更何况了,也并非同一长老旗下的,大约也仅仅是了了过过招的程度罢了。
当然,也不是全无印象的,同上所说,只是留下了些蠢笨与拙略。
何况他并不愿拘束在无垠的大漠,虽然广袤却满是灼人的烈日与风沙。
“然而在夜里是好看的呀。”
以及这简直无趣的慨叹。
他走过许多地方,也见识过中原或是苗疆边陲那些技法,当然是论不上精通的,糊弄人却够了。
又或者说,糊弄他这非同出一门但好歹也算是师门中的子弟,算是够了。
他见这师弟,姑且便算是师弟吧,在成都的镇口,世道乱起来那破立令便也若无物了,同周遭的人过招。
成都的夜许是与大漠有些像的,也有高大的树与灯影。只是太吵闹,不同于大漠那远道而来的朝圣者或各怀心思的男男女女的私语。
月上中天仍然是真正的喧嚣,永远也洗不去似的。

“这一点你要信我,师门再也不会有比你更蠢的明教子弟了。”
他勾起点嘲弄的,又好似炫耀般的弧度。
他倒是不吝于言语的,见他的师弟被放浪形迹的叫花子手中的木棒直愣愣敲打出来,或是被拍将出来同那诡谲的灵蛇——姑且便这么叫吧,纠缠。
“师门教的你的隐匿行迹的法子,何曾是叫你如此用的,我同你说的那些话也竟忘了。”
他又哂笑起来,“分明该是温吞的样子,在这种地方却急起来。”
但对方却也不会因此而露了怯,那愣住的片刻仿佛仅仅是为了消化他的责备……抑或说箴言罢了,全然不露出该有的羞赧神色,径自笑着,坦诚到堪称率直了。

尽管许久之后,这话总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他那师弟也是理直气壮的。

 
评论
热度(1)
© 空窗/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