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窗
诶……好像不太会用 这里大概最多就……丢丢杂物 会非常雷 http://ask.fm/shiryou (姑且让我在这也放放(。))
 

《[紫冰]就是……一个梗?》

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 完全不懂  


阳泉诚凛战结束后的衍生。宾馆双人标准间。

---------------------------------------------------------------
紫原敦做了一个梦。
他闭着眼,听到重物敲击地板的声音。
一下一下,很有节奏很有规律。
震耳欲聋。
都是篮球的声音。
很吵。
吵死了。
他不耐烦地睁开眼,看上去仍旧是一副厌烦的,毫无神采的样子。

糟糕的,令人讨厌的声音。

层层叠叠的黑色剪影在他眼前的,遥远的地方。重复着相同的动作,单调枯燥乏味。
并没有隔了雾气般的朦胧感觉。
很清晰的黑色剪影,然而他看不清是谁。
很烦。
明明就已经知道结果,做这种事实在是毫无用处。
无论是没有才能还要努力的家伙,
还是徒劳的做着无用的挣扎的家伙。

是说别人也好,还是说自己也好。

果然输的感觉啊,真是太讨厌了,明知道会输还是输掉的感觉,更加讨厌。

紫原敦这时候才想起他手上既没有拿着零食,也没有拿着篮球。

篮球规律地敲击地板的声音还是在持续着,仿佛永远不会停止一般。
令人感到从内心深处蔓生而上的焦虑。
他忽然不知缘由地向着前方的黑暗奔跑。

梦里的他如同渴求水分,想要甩开什么然后找到什么。
才不会做那么麻烦的事,半睁开眼的紫原敦随手抓过床头已经拆开的零食袋子。

好热,他掀开身上的被子。

“做梦了吗?”
紫原敦听到冰室辰也问。
“吵醒你了。”没有疑问的语气,好像也并没有多少歉意的样子。
紫原敦侧过身,看见冰室辰也仰面躺着,看不清有没有睁眼,也不知道现在的表情怎样。

紫原敦觉得梦里那种焦虑感又缠了上来。
他坐起身,然后只用一步就跨到了冰室辰也的床边。
“室仔睡着了吗?”
“嗯?”
他看到冰室辰也睁开眼看着他。
非常平淡的,普通的表情。

紫原敦把手放到冰室辰也的额头上,把刘海向后拢。
一直掩盖在刘海下的左眼也睁着,看着紫原敦。

“室仔,你很喜欢篮球吗?”
在这样的夜里,紫原敦露出了有些烦躁的,困惑的表情。
冰室辰也愣了一下,似乎在思考紫原敦问出这个问题的意味。
包括这个问题,以及其提问者。
“嗯。”
他觉得自己有些无法言喻的疲倦。

如果撇开其他更多的东西,最为本质的,热爱。

紫原敦没有再说话了。
令人不屑的厌烦的东西。
和令人讨厌的执着。

很麻烦。

紫原敦不明白,那种无处发泄的要溢出来的不知对什么所产生的不满和焦虑感。
对这样的自己好像也要产生厌烦。

“室仔,你好凉。”紫原敦的拇指摩擦了一下冰室辰也头上缠着的纱布。
低下头,嘴唇碰了一下他的左眼。
——END

 
 
评论
热度(2)
© 空窗/Powered by LOFTER